你当前所在的位置: 主页 > 地方资讯 > 正文

湖南《电视问政》第三期:人社厅长公布手机号

更新时间:2021-09-18

  (湖南省人社厅、文化厅、质监局、国土资源厅4位厅局一把手接受听政代表质问。)

  本网1月17日讯 “胡厅长,我也不问别的,我就想问,今年我能讨回工钱回家过年吗?”年关将至,重庆来湘打工的余国春带着小孩,将每年都会涉及的农民工讨薪问题作为《经视问政》第三期的第一问,抛给了湖南省人社厅厅长胡伯俊。

  在岳阳市君山区,20多名农民工辛辛苦苦在一砖厂打工,却被拖欠工资18万元,年底了,大家都在苦苦等待血汗钱回家过年,这其中,就有余国春和她两岁的孩子星星。

  面对余国春的提问,胡伯俊说,明天将会派人与君山区政府和法院进行协商,这个欠薪问题的症结在这个砖厂老板身上,先通过协商,如果协商不能解决,像砖厂老板这个情况,资金有这么多,如果涉及刑事犯罪的话,我们将会和有关部门采取进一步行动。

  可能余国春只关心能不能讨到工钱,至于怎么处理砖厂老板对她来说意义不大,于是再一次追问:“过年前能不能拿到钱?”胡伯俊当场向余大姐公布了自己的手机号码,并承诺春节前帮20多名农民工把18万元工资讨到手。

  本月初,在湘潭市湘乡市的新围城网吧,一名16岁的少年在该网吧上网2个小时之后,便在座位上昏昏睡去,谁知由此便一睡不醒。

  “为什么每次贵部门在搞行动之前,有部分网吧就能提前获得风声,请朱厅长解释。”听政代表的问题一个比一个犀利。

  同时专家也提出质疑,能不能拿出与其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的决心和勇气,来治理未成年上网问题,对于打红包、了难等问题,可以毫不犹豫的说这就是猫鼠一窝。

  面对一个又一个的问题,湖南省文化厅厅长朱建纲有点坐不住了,慢慢地头上开始冒汗,并向旁边的湖南省人社厅胡伯俊要纸巾擦汗。朱健纲当众表态,全省文化部门要行动起来,切实承担起责任和义务,为未成年人成长提供良好环境。

  长沙高桥附近,有不少生产假冒伪劣洗洁精、沐浴露、洗发水的生产车间,当长沙市质监部门决定查处,并责令停产整顿之后,记者一个月再次回访,看到这些车间依然在生产。

  市民佟先生发问:“这些查了又开、开了又查的现象太多,爆料也不止一次,为什么还是不能杜绝,不能不说是你们的监管问题,你让我们凭什么相信你们?”

  湖南省质监局局长蒋新祺首先对本系统执法不严工作不到位表示歉意,并承诺对这些黑窝点来一次彻底清查,没有生产许可证的必须查封。另外,对于向消费者推介中介机构,并从中收取所谓提成的部分质检人员,一经查实,要端掉他的饭碗,严惩不贷!

  1998年,邵阳市隆回县居民刘步文在县城拍卖下一块土地建房,2000年开始办理土地登记证,在所有证件都齐全的情况下,13年过去了,办证丝毫没有进展,得到的确是隆回县国土部门相关领导要红包的暗示。

  “13年办不到一张土地登记证,我到底缺了什么证件?”60岁的刘步文反问湖南省国土资源厅厅长方先知。

  方先知对隆回县国土部门相关领导索要红包的情况表示惭愧,他向刘步文承诺,下周一将派相关工作人员去隆回调查情况,给刘老爹一个答复,并答应帮他把土地登记证的办理情况落实。

  《经视问政》已进入第三期,本期节目将于1月22日晚21点在湖南经视播出,点击收看《经视问政》视频或网络报名,请登录红网。

  年关将至,想谈一谈农民工讨薪的话题。记得有位农民工兄弟写过这样一句打油诗,“步履匆匆汗满肩,风吹背篓正冬天。楼上白领君知否,十块红砖一毛钱。”这样的诗句让我们读起来有点酸酸的,也许帮助农民工讨薪,不仅仅是人社厅一个部门的事,可能涉及住建、公安等部门。尽管权力有限,面对农民工上门讨说法的时候,我们人社部门的人能不能不要那么冷漠,这个时候,农民工兄弟要的也许是一句好话,一杯热茶和一个笑容。

  专家说得好,农民工要有维权意识,人社部门也必须给企业建立一个诚信档案,建立完善的退出机制,敢于对不法老板说“不”!


友情链接:
无锡劲腾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专业从事舞台灯光音响,礼堂,多功能厅,学校,会议室,酒店,婚庆,演播室,酒吧KTV,多媒体,娱乐影院等等,舞台灯光工程,多功能厅设计,舞台整体安装,舞台灯光音响批发,LED大屏,音响设计,LED大屏,音响安装,LED大屏,音响批发等专业工程公司。